馬斯克攜初創企業重回人工智能賽道,頭部玩家大手筆引AI壟斷擔憂

發佈日期:2023 年 07 月 22 日 10:21
  • 分享至:

馬斯克攜初創企業xAI重新「殺」回人工智能(AI)賽道,為本已沸騰的人工智能產業競爭再添一把“旺火”。在OpenAI成功推出人工智能聊天應用ChatGPT,並獲得巨額融資後,微軟、谷歌、蘋果等美國科技巨頭都在大張旗鼓投入人工智能技術。少數頭部玩家激烈“內捲”引發人工智能巨頭壟斷的質疑。馬斯克表示,創立xAI就是為阻止人工智能領域出現“一家獨大”的局面。

各大巨頭加速捲入競爭

不僅是馬斯克,美國科技巨頭都在瞄準OpenAI,微軟、谷歌、亞馬遜等已大張旗鼓投入人工智能技術。據美國科技網站The Verge 19日報道,Meta公司將旗下的大語言模型LLaMA 2開源,商業和研究機構可免費使用,此舉意在跟OpenAI旗下免費使用的人工智能應用展開正面競爭。與此同時,美國芯片巨頭高通公司宣佈將同Meta公司合作,從2024年起為筆記本、手機和頭戴設備提供LLaMa支持,從而實現人工智能應用無需雲端服務支持。

其他巨頭也在高歌猛進。微軟的一種生成式人工智能已經打破了ChatGPT的速度紀錄。上個月,谷歌發布了一套人工智能工具,包括電子郵件、電子表格和各種文本等。此前被認為稍顯落後的蘋果19日也被彭博社爆出在開發“阿賈克斯”人工智能技術,並創建聊天機器人“蘋果GPT”。該消息發布後蘋果股價一度躥升2.3%達創紀錄的198.23美元。

“當前美國的幾家科技巨頭正在圍繞人工智能展開激烈競爭。”清華大學教授、新聞學院元宇宙文化實驗室主任瀋陽對《環球時報》記者分析稱,人工智能大模型競爭分為幾個層面競爭,第一個層面是芯片層面,例如高通和Meta的合作;第二個層面是操作系統層面,這裡主要涉及微軟、谷歌和蘋果,其中微軟既入股OpenAI,又與Meta合作,谷歌主要依靠自身的安卓系統,蘋果目前稍顯落後,但也會依靠自己的系統;第三個層面是應用軟件的競爭,包括社交媒體應用,以及office軟件應用;此外還有在內容層面上的競爭。

“被兩三家實體壟斷的風險”

有分析注意到,人工智能產業的頭部競爭,已經成為矽谷巨頭的內部遊戲。馬斯克新成立的xAI將從谷歌、微軟、OpenAI和特斯拉招募有行業經驗的人士,這不禁令人產生了未來頭部AI人才均“出自同門”的擔憂。

“科技巨頭的壟斷是一件壞事,人工智能巨頭的壟斷則會更糟。”《紐約時報》本月以此為題發表的分析文章認為,OpenAI、微軟、谷歌等少數頭部企業在“塑造人工智能主導的未來”方面佔據很大領先優勢,這不是好消息。

報道稱,目前谷歌和微軟領先其他競爭對手。鑑於人工智能可能會對就業、隱私和網絡安全造成巨大傷害,在沒有外部強制保護的情況下,這些公司取得的人工智能進展令人擔憂。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,互聯網提供了更低成本的表達意見的方式。但隨著時間的推移,溝通渠道集中到了包括臉書在內的少數人手中。

xAI旗下員工凱爾·科希克在社交媒體上參加對話活動時,直言人工智能已經出現壟斷現象。凱爾·科希克此前曾就職於OpenAI,他認為人工智能面臨的最大風險是整個產業“被兩三家實體所壟斷”,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就是引入競爭。

“人工智能領域競爭的好處主要有以下幾點:一是多家機構尋求不同的科研發展路徑,會推動科技的多樣化;二是多家機構在競爭中能相互促進,推動各機構不斷強化科技實力,同時也能相互監督,面臨瓶頸時能被及時發現;三是通過競爭能加速找到高效的人工智能商業化途徑。”凱爾·科希克這樣分析。

人工智能模型培訓需要海量資本投入,這導致有實力加入人工智能賽道的機構有限。國際高科技產業研究機構集邦科技在報告中分析稱,OpenAI訓練人工智能產品時,需要數万顆英偉達A100芯片的算力,而這款高端芯片的售價在每片1萬美元左右,且供不應求。

國盛證券在一份人工智能產業分析報告中估算,ChatGPT訓練一次的成本約為140萬美元,對於一些更大更高級的人工智能模型,訓練成本介於200萬至1200萬美元之間。今年年初,平均每天約有1300萬獨立訪客使用ChatGPT的數據,對應的芯片需求為3萬多顆A100芯片。 ChatGPT綜合初始投入約為8億美元。如果計算用電成本,投入金額還會進一步擴大。此外,雲服務也是人工智能重要“燒錢”領域。

在軟硬件之外,企業日常運營、人才招聘,OpenAI也都要承擔不小的支出。公司一名普通軟件工程師年薪資水平在20萬至37萬美元,主管級別在30萬至50萬美元。

在美國在線問答平台Quora上,不少業內人士在分析人工智能壟斷危害。他們透露,今年2月OpenAI旗下的ChatGPT剛剛開始大火不久,一度出現短暫服務掉線,導致全球用戶無法使用。有分析認為,如果未來人工智能服務高度集中在一兩家企業,一旦壟斷企業服務停機或掉線,將給全球帶來災難性衝擊。

馬斯克的“野心”也受到質疑

瀋陽對分析稱,馬斯克的重新入局對人工智能產業是一個利好,但是真正的目的恐怕並沒有“反對巨頭壟斷”那樣高尚,馬斯克成立xAI有很強烈的經濟動機,否則也不可能維持尖端團隊。據美媒透露,馬斯克對xAI招賢納士提出十分誘人的經濟回報,如果馬斯克對xAI的200億美元估值最終得以實現,那麼現在入夥的研發人員收益可達數億美元。

有分析認為,馬斯克創辦或接手一家企業,往往源於他對該領域企業運作情況的不滿。作為OpenAI的早期投資人,馬斯克首次涉足人工智能領域的原因是認為谷歌聯合創始人拉里·佩奇“沒有足夠認真地對待人工智能安全”。然而,當OpenAI取得一系列突破,在2022年推出ChatGPT之前,馬斯克選擇離開OpenAI,理由是OpenAI已變得“為利潤而貪婪”。他還認為,作為上市公司,谷歌和微軟都受到外界指令對公司決策的影響。

馬斯克宣稱新成立的xAI是一家非公開交易的公司。有網友在社交媒體上提出,馬斯克已經擁有太空探索技術公司、特斯拉、推特、腦機接口等一系列科技企業,隨著xAI的宣佈,他還有多大的商業野心?

據美國媒體報道,馬斯克的商業版圖正再一次擴大,從汽車到太空,從衛星到推特,現在又擴展到人工智能。 xAI將使用推特的數據來訓練人工智能係統和產品,而且該新人工智能將與特斯拉在“芯片前沿”和“人工智能軟件前沿”方面進行合作。


瀏覽次數:366


蓮花時報


199a10e12f43ff00eee98a755967c50.jpg

同創集團-小.jpg

茅台.jpg

超然-小.jpg



回最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