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隨類賦彩】山川自在 雲水風流

發佈日期:2021 年 01 月 21 日 14:27
  • 分享至:

文\孟昌明


不久前廣西美術出版社約稿山水作品,我不算一個傳統概念範疇中的山水畫家,對芥子園、十八描、三十六皴這樣的本領往往是敬而遠之,並且,對所有人為的規律和界定都有一種持久的疑問——凡是人為的就一定有縫隙,與其讓我相信皇帝的道德感召不如讓我相信馬路上的紅綠燈,管你是誰,法律面前人人平等。

因此,但凡天災人禍發生之後領頭的抹淚哭鼻子我都不信也不管,你早幹嘛去了呢?老百姓也是,不管什麼時候騙久了也期待一個更美好的欺騙,說到底欺騙就是欺騙。

山水的章法就是第一個設計章法之後,便有了約定俗成的一幫人眾,騙的和被騙的,願打願挨。 八大沒信規範,即便是臨摹王羲之的蘭亭序,不經意處露出章草的馬腳。

齊白石的山水畫著畫著有了花鳥大寫意的率性。陳子莊的山水直白簡潔如老人家居住在山林野徑的門牌號碼。黃賓虹的山水毋寧說是他的素描,他的認識方法,他做學問的尺度的感性呈現,張大千畫山水不管去沒去過廬山,色照樣潑,墨照樣撒,看這樣的山水,老傢伙能燒好改良的東坡肉就絕不算民間軼事,把他放到二十一世紀,也可能是個軟體工程師或者是炒股高手也說不定。

山水之間,總有一股自然天成的風流歡快的氣息,當你遠離人事塵俗的冷暖直面雲霧峰巒,那麼多說不清但感受得到的情意就隨你而來揮之不去,山水畫的章法便全靠你那麼一點點的誠意了。

 

(本文由作者提供)




蓮花時報

微信图片_20201229170605.jpg

59A3.jpg


 
瀏覽次數:45

回最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