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隨類賦彩】樹有魂

發佈日期:2021 年 03 月 05 日 10:01
  • 分享至:

文\孟昌明


樹有魂。

我一直這樣覺得——哪怕是許多沒有人煙的地方,樹也會按照它獨特的生命年輪,不屈不撓地長成。

因為有魂就有倔強,即便看到日本人的盆景用鐵絲,用膠帶按著園藝家的要求去安排,樹依然有性格有倔強,依然不屈不撓地迎著太陽呼吸著——如果不按照生命的法則去遵從,樹可以死去,亦應了尼采的想法:我不驕傲地活著我便驕傲地死去——聽說過木化石,也聽過,煤炭也就是深林木頭經萬千年錘煉打磨發酵的結果。

因此,對樹至始至終有一番情誼,也有一番敬意。

不管什麼時候回到美國的家園,那些我親手植下開花結果了的樹,或許像所謂的樹不言辭最可人,橘子蘋果無花果柚子會給我豐收的快樂,而花椒樹香椿樹亦會給我另外一個層面的滿足,文化心理和地理因素都有,而即便是一棵老紫藤,隆冬季節掉下最後一片葉子,纏繞著的藤蔓一如內家拳毫釐不讓的推手,我呆呆看著,像看張旭的草書,到底物像生命應該順應這天地陰陽的生發而順勢而為、活潑潑一片生機的節律而生,而立,而彎曲,而生死。

……

緬甸,有把我對樹的所有敬意啟動。

我一直對東南亞的叢林有一種獨特的思索,我知道許許多多貴重的樹木出在此地,價值不是木頭的屬性而是人類社會給予的世俗標籤,於是,在仰光,在維桑,在曼德勒和蒲甘,在尋找佛塔和文化,尋找伊洛瓦底江那汨汨詩情和浪漫因由時,我燒錄下這些樹的沉思與歡笑。

 

(本文由作者提供)




蓮花時報

微信图片_20201229170605.jpg

59A3.jpg


 
瀏覽次數:98

回最頂